<blockquote id="s3oit"><ruby id="s3oit"><rp id="s3oit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1. <td id="s3oit"></td>
        <mark id="s3oit"></mark>
        Feed订阅

        城市文化 是城市的灵魂

        时间:2012-12-30  来源:乌鲁木齐晚报  编辑:  浏览:1202次
        "月日,张泉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,谈及他对民国城市的切片化观察,和对我国当下城市发展的思索…"通过采访旅行阅读,青年学者张泉有了与费正清相似的发现中国城市的转型,中国人的思维方?#25509;?#35328;的转变,经历了晚清至民国这时间段的重要过渡…比如,他写上海,是从出版界入手,更为看重上海得风气之先的文化影响,写?#26412;?#20182;从公园进入,阐述公共事业在社会上的普及程度…
        城市文化 是城市的灵魂

        中国景观网12月28日消息:张泉《城殇》回顾晚清民国城市史,反思当下城市发展

        城市文化,是城市的灵魂

        高楼广厦、车水马龙,当代城市的外貌愈加光鲜亮丽,可是在这层面纱之下,国内的城市转型遇到了种种问题。

        通过实地走访和对史料研读,青年学者、?#28193;?#27963;》杂志副主编张泉发现,我国当代城市发展中的诸多问题,在近代中国,都有所表现。他将自己的?#20889;ィ?#20889;在了11月出版的新作《城殇?#21644;?#28165;民国十六城记》(以下简称《城殇》)里。汉学家舒衡哲如?#20284;?#35770;本书:"在《城殇》中,张泉怀着热情与洞见驾驭了一个极为宏大的题材,对于一个年轻的作者而言,就算再有天赋,也是十分难得的。"

        12月25日,张泉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,谈及他对民国城市的切片化观察,和对我国当下城市发展的思索。

       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费正清在1992年的著作《观察中国》中写道:"中国在过去150年中,间断发生的周期性革命,是历史所需的最深刻和最大规模的社会变革。"

        通过采访、旅行、阅读,青年学者张泉有了与费正清相似的发现:中国城市的转型,中国人的思维方式、语言的转变,经历了晚清至民国这一时间段的重要过渡。这一时期是变革中的中国的十字路口,那时的诸多彷徨与选择,直接决定着我们今日的生活。借此,张泉开始有意识地关注近代中国城市的转型,经四年撰写,两年修订,写就《城殇》。

        在《城殇》中,张泉选择了长沙、上海、香港、天水等16座城市作为切片,其中,有中国城市化早期探索的代表地依托洋务运动?#20284;?#21644;衰落,安庆军械所和马尾造船厂所在城市安庆、马尾;有19世纪中叶以来,西方城市理念在中国留下深刻投影的城市代表英国式的香港、葡萄牙遗风的澳门与俄国风情的哈尔滨……

        观察城市,张泉也有不俗的视角。比如,他写上海,是从出版界入手,更为看重上海得风气之先的文化影响;写?#26412;?#20182;从公园进入,阐述公共事业在社会上的普及程度。张泉的笔下,我们所看到的?#23545;?#19981;只是城市,还有城市背后的个人:李鸿章之于?#26412;?#34945;世凯之于天津,张謇之于南通,张静江之于杭州……

        张泉写作《城殇》的缘起,还要从2005年的一期《纽约时报》说起,一篇?#21271;?#39064;为《从开封到纽约繁华如过眼烟云》的文章令他印象深刻,文章论述了一千年间,世界中心城市从中国开封到美国纽约的更迭。"在这篇文章里,作者历数世界之都的位移与更迭,并大胆预测,若干年后,纽约'世界中心城市'的地位,还将被其它城市取代。他的观点与视角,对我触动很大。"张泉对记者说。

        之所以选择"殇"字作为书名,张泉解释,书中选取的16座城市,京、沪、港、澳等城市?#27604;?#20381;旧,这些城市当下拥有物质方面的发达,但在文化方面尚有偏差。

        而在古代中国,各具特色的中国城市恰是因为各自鲜明的文化而为人称道。张泉说,古人写有《二京赋》?#24230;?#37117;赋》等妙文为城市留影,曾经拥有嵇康、陆机的洛阳,令马可·波罗惊叹的?#26412;?#39118;华绝代的江?#29616;?#22478;,无不拥有其独到的城市文化。而我国当下的很多城市,几乎清一色被高楼广厦填充,正在失去个性和特色。张泉告诉记者,在未亲自踏足开封前,他对这座城市的了解,来自《宋史》《清明上河图》《水浒传》中的描述。如今的开封,褪去了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繁华,成为深受环境困扰的城市中的一员。"在开封停留的日子里,我鼻炎复发,城市中浮尘较大,我穿的白衬衫一天之内袖口、领口就发黑了。"

        张泉对记者回忆道,他曾在?#26412;?#36935;到一个美国记者,对方如?#20284;?#20215;中国的城市:"它们都是一样的,就像一个发育不良的纽约。"

        回望历史,是为了反思当下

        采访中,张泉通过事例,梳理了当代中国城市的发展脉络:新中国成立后的三十年间(1949年到1979年),是农村包围城市,即"反城市化"的潮流。在?#20284;?#38388;,随着城市化的停?#20572;?#29616;代化也停滞了。改革开放后,我国又从"反城市化"变为"过度城市化"。拆迁旧宅,建起摩天高楼这类纪念碑式的建筑

        对于当下大拆大建的城市建设,张泉有他的见解。比如沿着?#26412;?#22478;中轴线所做的城市规划。张泉认为,俯瞰现今?#26412;?#20013;轴线两侧,皇家建筑宫殿、园林、地坛依旧在,可是周遭的格局早已被改变。以坐落在?#26412;?#38271;安街上的国家大剧院为例,张泉认为,长安街上的建筑多为棱角?#32622;?#30340;中国式,而国家大剧院"巨蛋"的外形"现代感"十足,与周边建筑风貌不协调。

        在我国当代城市建设中,也出现了中国建筑界的"传统"与"现代"之争。张泉援引了南京"明故宫"申遗的事例。上世纪90年代,明故宫从南京市级文化遗产升至省级文化遗产。十年后,明故宫面临被房地产开发商侵占的危险,文物?#33267;?#39532;整理材料,火速申报了国家级文化遗产。2006年,南京地铁二号线的设计路线,就是否横穿明故宫,规划局和文物局之间产生了分歧。规划局的苦衷是,若不横穿明故宫,需多花费900亿,鉴于地铁属于国家?#26029;?#30446;,终以地铁二号线横穿明故宫而告终。"在高度城市化的当下,我国的城市发展很难处理好传统和现代的关系。"张泉说。

        |||

        关于未来若干年我国城市的发展格局,张泉预计,短期之内,我国城市还会处于高速发展时期,在高速发展中会面临诸多珍贵事物的湮没这一矛盾。"总有一天,这种飞速发展会渐渐停下来,人们会更多关注城市的文化问题。"

        张泉认为,一座城市最重要之处是多元化,而非一种模式的照搬。城市是人群汇集地,理应带来个性、融合和多元化发展。以民国时期的上海为例,彼时,上海之所以成为文化磁场,并不仅仅因为它灯红酒绿的生活,或者提供了来自租界的庇护,还有坐落在四马路望平街上,中华书局、商务印书馆及各大报馆带动的出版业的?#26434;?#31454;争。

        事实上,张泉写作《城殇》有着明显的现实用意,他的文字建立在回望历史、反思现实的基础之上;同时也是为了唤醒?#20999;┏了?#30340;城市记忆,为当下城市建设提供一些可?#24335;?#37492;的有益启示。对此,张泉对记者说,"当下城市的每个细枝末节,都和我国近代城市有血脉上的关联,只是多数人浑然不觉。我想通过本书,回溯以前的城市是什么样子,怎样变成了现在这个状态。"

        书摘

        重回历史现场

        当代的历史叙事,无论是学院派的研究,或者畅销作者的戏说、演义,都曾标榜"重回历史现场"。

        我认为,"重回历史现场"不仅仅是回归史实的真实。

        绝对的真实或许并不存在,历史本身就是一个"罗生门"式的记忆陷阱,我们只能尽可能地寻找材料并运?#35980;?#26009;,尽可能地考证、斟酌、比较而?#36873;?/p>

        我更为看重的是对历史"在场感"的探索,我希望唤醒我们时代对历史的感官体验,从视觉、嗅觉、听觉乃至情感、?#26408;?#19978;,重回历史现场。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在这本书里,我也尝试重新发现一些各地的文史资料中潜藏的素材,希望把这些零碎杂乱的线索串联起来,从?#22797;?#25720;索大历史的地矿脉络。

        我希望唤醒历史写作之中?#20102;?#30340;美无论是敲碎时代坚硬的果壳还是用徒劳的祭文为往事招魂,无论是发现真理还是再现传奇,是在希望中重述,?#21482;?#22312;绝望中反思,是从残缺中感知故去的美好,或者在迷障中触摸真相的力量。这是我书写的直接目的,我或许永远都无法抵达,却一直在试图靠近。

        我想,现在我也可以回答许知远的质疑。

        这本书确实以历史为重心,但从未回避现实,所有的历史叙事正是建立在反思现实的基础之上。克罗齐说:"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。"我也不过是借古人的酒杯,浇胸中块垒。

        ?#20081;?#24682;晚年作诗多?#20204;?#31508;,?#20204;?#31508;不是因为?#24535;澹?#26356;不是炫技,而是他希望这些文字可以曲折地活下去。因为只有活下去,它们才会在某一天被翻开,才会唤起一些记忆,震醒一些灵魂。

        这是我对《城殇》的期望。

        摘自《城殇》第一部分(有删节)  

        项目对接平台
        关于我们| 服务条款| 免责声明| 会员服务| 帮助中心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
        版权所有:拉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2005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11015194号
        地址:中国郑州市金水区姚寨路133号金成时代广场9号楼7层706 ?#26102;啵?50008
        联系我们:0371-60925574
        欢迎您加入园林苗木行业交流?#28023;?#32676;一:150293173 群二:215447311 中国景观网1群
        066期四肖中特

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s3oit"><ruby id="s3oit"><rp id="s3oit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1. <td id="s3oit"></td>
            <mark id="s3oit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s3oit"><ruby id="s3oit"><rp id="s3oit"></rp></ruby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    1. <td id="s3oit"></td>
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s3oit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快乐扑克中奖规则奖金 福利彩票36选7开奖结果 千禧了3d试机号金码 北京pk10计划领头羊 陕西体育彩票开奖 手机购买时时彩 重庆老时时购技巧 北京赛pk10公式大全 北京快乐8五中五计划 黑客能修改时时彩余额